广东桶装水造假大揭秘:假水卖进政府部门(图
添加日期:2020-08-06 04:33
作者:现金捕鱼
浏览次数:[]

  你是否想过,经常从饮水机接出来喝的桶装水质量如何?昨天,本报头版披露了消费者在公共场所可能喝到的免费“假水”,但随着采访的深入,越来越多的“假水”进入记者视野:包括水店自己贴标用自来水充灌出来的“名牌”桶装水、无证生产窝点用井水大批量灌装批发给广州多个水店的桶装水……

  7月初,几个知名水企业的投诉引起了广东省质监局的高度注意。根据企业反映,他们发现有个别水店从用户手中回收品牌空桶后,没有将桶交回企业,而是关起门来自己灌装生产:有点“良心”的是用低价杂牌的桶装水过罐到知名品牌的空桶中,而没“良心”的就直接将自来水灌装进品牌空桶售卖。

  省质监根据企业提供的线索,锁定了海珠区江南西青凤大街44号102档的下田水店。海珠区质监局在摸底过程中意外发现,该店附近某政府部门一直订用的就是该店送上门的桶装水,质监局决定来个瓮中捉鳖。

  7月10日,该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,致电下田水店要求送6桶水过来。当2名送水工人将水送到,事先埋伏的质监执法人员马上“人赃并获”。水企业的打假人员当场鉴别,发现送来的6桶水中,3桶是线桶是假。质监人员立即到店扣压了十多桶“假水”。

  据水店黄姓老板交代,今年年初接下这间水店以来,已经卖出了400多桶自产的桶装水,一般都是买其他低价杂牌的桶装水,过罐灌装到“乐百氏”、“怡宝”的空桶里卖给消费者,2元/桶的水一换“包装”,变身十多元/桶,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消毒;没有低价桶装水时,还用自来水直接灌装进回收的品牌空桶,回收空桶没有密封,更未进行消毒!

  海珠区质监局稽查队队长告诉记者,水店之所以能将“假水”造得几可乱真,关键是背后还有专门的印刷窝点提供技术支持。

  据黄姓老板交代,他之所以懂得这样造假,是有人上门派卡片推销桶装水的封口膜和桶盖,无论哪个品牌的桶装水包装他们都能提供。这么一来水店要造假就很轻松了,只要一罐、一封、一贴,低价水马上变高价。

  令人担心的是,这些违法印刷窝点的卡片是走街串巷地上门派给水店,某种程度上可以说,他们才是造假的始作俑者,但一旦被抓获,他们受的惩罚却比黄姓老板要交的7000元罚款低。

  “水店私自灌装桶装水只是小打小闹”,广州市质监局稽查分局局长许嘉迅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:有不法水店与假冒品牌桶装水地下生产窝点勾结,实行“订单”式生产。

  7月17日晚,根据群众投诉举报,广州市质监局稽查与食品执法人员夜间连续出动,在白云区同和镇握山村查获2宗涉嫌无证生产加工桶装饮用水案,查获涉嫌无证生产桶装水798桶,各类伪造“QS”标志的桶装饮用水标贴12000张,空桶456个。令人震惊的是,这两家山寨厂日产量均在数百桶以上。

  位于自编3号的桶装饮用水生产厂约有2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及办公室。当晚执法人员赶到时,生产车间中15名工人正在生产、包装并装车标称为“华鼎山”、“雪源”、“玉甘泉”、“水之恋”等品牌名称的桶装饮用水。成品区堆放标识为“翠竹园”、“云顶山泉”的桶装饮用水成品。所有桶装饮用水均伪造了名称、地点各异的厂名厂址和“QS”标志。工厂负责人张某提供不出工商营业执照及工业生产许可证。而位于自编6号的桶装饮用水生产厂,在约4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内,也有8名工人正在生产、灌装标称为“相思泉”名称的桶装饮用水。成品区堆放有大量以上述品牌为主的桶装饮用水成品,所有桶装饮用水均伪造了“QS”标志且并无标注厂名厂址。工厂负责人孙某也拿不出工商营业执照及工业生产许可证。

  这两座厂房均为临时搭建的大棚,生产现场污水横溢,卫生环境恶劣。两家工厂中,虽有成套的桶装饮用水生产线,但其中一家的水质过滤器材存在严重问题,仅灌装机能够使用,另一家虽然使用了成套设备进行生产,但完全没有产品质量监控标准,两家工厂都不具备任何产品检验、化验设施,所灌装的桶装饮用水,绝大多数取自自来水,少数出自厂房大院内的两口普通水井,生产工艺流程粗劣,质量难以保障。

  在两厂的出货清单中执法人员发现,这些桶装水主要销往市内一些饮用水批发或零售店,靠廉价打入水店。也就是说,市民可能在市内水店买到的就是这些不卫生的桶装水。

  据介绍,目前桶装水已被国家列入QS生产许可证制度。正规水厂的生产有相当复杂的程序,其灌装车间内必须有车间空气净化设备和风淋门,在原料水抽取出来之后,要经过初滤、精滤、杀菌、去离子净化等一系列专业设备的净化流程后,才能出厂进入销售系统,且桶装饮用水的桶、瓶、盖均需经过清洗消毒。但这些都是无证桶装水忽略不做的工序。

  对这两家山寨厂的查处发现,他们的造假成本仅为1元左右,每桶水出货价仅为1.2-3元/桶(18.9升),而正品桶装批发价则需10-11.5元/桶左右。这些无证桶装水贴上伪造的“QS”标志,主要销往广州市内一些饮用水批发或零售店,批发给水店时的价格仅为每桶2元,但转手卖给消费者时,却是15元的正规产品价。

  目前质监部门打假的线索主要来自三个渠道:一靠执法人员定期的执法巡查;二靠聘请协管员巡查,还有群众的举报投诉;三靠相关企业自己的打假队伍。也就是说,水店如何私自灌装,制假窝点如何运作,水企业同样掌握很多翔实的第一手资料,企业也拥有自己的打假队伍,且看他们的调查报告(应企业要求隐去其名称)———

  对被造假的“假水”,我们有自己专门的渠道监察系统,业务人员每周会定期检查各个水店,发现有制假嫌疑的水店之后,立即协助执法部门进行打击。今年5月销量进入旺季,个别水店就被发现有“假水”。

  经过前期的侦查工作(我们公司委托有专门的市场侦探机构),我们了解到在广州白云区和天河区的城乡交界处(例如同和村、龙洞等地)有至少二十多家小型水厂在制造桶装水,这些由当地村民组建的小厂大多没有进行工商注册,且是灌装假水的集中区域。甚至更有制假者租用了驻军军区及部队内的车间进行生产,这些地方由于不允许一班人随意进出,隐蔽性更强。这是我们建议工商和质监部门今后需要注意关注的情况。

  知名品牌饮用水的生产成本是假水的数倍以上(假水的灌装成本低于两元钱/桶),比如“多层过滤消毒生产线”和电脑控制的“无菌封盖系统设备”都是价值数百万元的购置成本,假水厂根本不可能有能力购置这么昂贵和先进的自动化生产线,村民们使用的简易生产设备顶多价值十几万元左右,他们直接用地下水或者自来水简单过滤之后就灌进水桶内(“桶”是租用或买进的知名品牌真桶)。所以换句话说,假水厂的产品质量根本无法令人信任,如果顾客购回家引用则会影响健康。

  答:第一种情况,水店被强势品牌要求买断空桶,进行专营,但是这个买断只是账面上的“买断”,桶是不断循环使用的,水企业无法实际控制流通中的水桶。至于这个桶是怎样的循环流通,桶在实际过程中流通到哪里,更无法知晓。这样,水企业虽然转嫁了桶的成本,却无法对桶进行控制。

  第二种情况,真桶是来自饮水用户的,一些人搬家、或者押桶的押金单据丢失时,会将桶以5元左右的价格卖掉,而回收废品的人又转手以15元左右的价格卖给水店或者收桶店。

  也出现过有销量大的单位用户,甚至在一些水店中,打工的人会将水桶偷出来卖。不仅如此,现在还出现了专业的换桶行业,这些换桶终端往往收集大把的各种水桶。哪个水店想转营其他牌子的水了,把手头上的桶拿去换,再加2元钱手续费就搞掂了。

现金捕鱼